张瑞芳生前专访:我只是一个听话的演员

  • dashouv.cn   来源:新华网   2019-08-09 14:39:31  

张瑞芳

都说演员常常像夜空中的流星一样,往往一闪而过,很快便会被人们遗忘,而今年已85岁高龄的张瑞芳,她的艺术成就和人格魅力却至今常驻观众的心中。如果从业余演出开始算起,张瑞芳今年该是从艺70周年了。在漫漫的艺术长河里,《放下你的鞭子》、《棠棣之花》、《屈原》、《北京人》、《家》……张瑞芳塑造的众多女主人公无不让老一辈话剧观众赞叹唏嘘、记忆犹新;解放后在《李双双》、《母亲》、《三年》、《家》、《泉水叮咚》、《大河奔流》等近二十部电影中,张瑞芳刻画的一个个平易善良、朴实无华的各类女性形象,成为我国电影长廊里的绚烂风景。即将在武汉颁发的第九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“学会奖”,将授予张瑞芳“终身成就奖”。她是继谢添之后第二位获得我国电影艺术最高奖的表演艺术家。当记者闻悉这个消息欣喜地上门向张瑞芳表示祝贺时,没想到她轻轻地叹息了一声:“我只是个听话的演员而已,说不上什么成就。”我们之间由此引发了一席耐人寻味的谈话。

面对荣誉,我有很多的遗憾

问:“终身成就奖”对于一位演员来说是极为难得的荣誉,让我感到纳闷的是,你却丝毫没有激动,反而沉重地说出那么一句话语,能敞开心扉谈谈你的感受吗?

答:演员的一部戏、一个角色,演好了,成功了,有它的必然性,但也有它的偶然性。演员不像作家那样写出一本书完全是独立创作,属于个人的才能,演员是集体创作中的一员。当然也不可否认有自己的表演天赋和努力,但往往导演好、剧本棒、搭档默契为你提供了成功的机遇。我总认为演员这个职业很讨巧,他们的形象可以永久地留在银幕上,多少年后放映,观众看到的还是你当年的美好艺术形象,但你已经今非昔比,早和当年的角色没有关系了。这些年电视里放老片子,有的观众打电话给我,激动地谈起看片的感受。但我却有种隔世之感,很茫然。也许人生的阅历翻到今天这一页,我能够看淡荣誉,能够更理性更实际些了。但我还是要感谢表演学会给我这么高的奖项。扪心自问,几十年来由于各种原因,尤其是政治的干扰,我拍的片子数量很少,还不到二十部。现在的青年演员上戏的频率,真令我们这一代老演员羡慕。他们几年拍的片子比我们一辈子还多。所以谈不上有多伟大的成就,真的,我只是一个听话的好演员而已。面对荣誉,我的心情是沉甸甸的,遗憾是多多的。

问:能具体谈谈你的遗憾吗?

答:遗憾很多,更多的应该是反思,深深的反思。有些戏至今你也不能说它不好,甚至仍很感人,因为它真实地反映了那个时代的风貌,真实地反映了生活的真谛。我扮演的一系列平凡而伟大的妇女形象,至今令人感动,还是因为作品的时代感很强。但是由于当时政治气候的干扰,左的文艺路线的影响,今天又有几部作品还能再与观众见面呢?至于创作过程中遭罪、受到的非难就一言难尽了。

就拿影片《李双双》来说,现在评论界将它说成是我的代表作,因为李双双,我获得了第二届电影百花奖最佳女演员奖,但是1961年拍摄这部影片时,正处于文艺必须绝对跟着政治路线走的大气候下。河南著名作家李准1960年写出小说《李双双小传》,并在病中改编成电影文学剧本。赵丹看了剧本,欣喜万分,强烈地希望自己来演喜旺这一角色,但是不知什么原因没有让他演。我那时正在舞台上演出,领导让我演李双双,我立即动身赶到林县参加拍摄。李双双是个心直口快、大公无私又极朴实的农村妇女,作品的风格定为喜剧,如何让自己和角色融汇一体?我考虑在表演上适当夸张一点、风趣一点,把人物的性格放开点演。表演时,导演鲁韧一直提心吊胆,时时提醒我:“不行,不行,千万别放开,那样会遭殃的,说不定会戴上丑化劳动人民的帽子。”所以我表演的时候也是顾虑重重,生怕犯错误。李准写的男女主人公的生活语言太丰富了,但还是被左改右改,鸡蛋里挑骨头,后来我实在生气了,固执地坚持我的台词,说:“希望你们一句也不要改,一个字也不要改。”

终身成就奖是对我们这一代老艺术家的安慰

问: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《李双双》刚问世时,好像业内人士并不看好,指责影片的意见很多。

答:是的。电影拍完,业内人士先看,专家批评喜剧不喜,李双双是个中间人物等等。有些批评近乎苛求。当时大家都很苦恼,等着挨整。周恩来总理和邓颖超大姐调片看了《李双双》,明确地肯定了这部作品,我们才稍稍地松了一口气。令我异常感动的是1962年秋,我访问日本回到北京,邓大
相关阅读:
天猫刷单 http://www.tianmao16888.com/

八卦门·竞技场

娱乐 | 体育